我的文章My Article

悲劇的誕生!!

Mon, Oct 28, 2013 0則回應 昔時因今日意

悲劇的誕生!!


「好好的進來為什麼現在變成這樣?」--好好的就不會進來了。

「為什麼幾天前還好,現在卻變成這樣?」--說實話就是病人體質太差、太晚接受手術;其實都是病人種下的因,必須去收成這個果,你們願意接受這殘酷的答案嗎?

 

6月30日晚上十點30分胡○為斷氣了,幸虧家屬要留一口氣等所有人到齊才宣告死亡、跨入7月計價的新始;否則這200多萬的住院費用將使這季用罄的健保額度更雪上加霜。

這個時代的人們心靈空虛,愛聽「屁話」(像什麼再過個4~5年後就能有腸病毒疫苗……)。當腸病毒疫情升溫時,時任衛署署長的林芳郁教授告訴大家「那就只能祈禱了」的同時,身為醫生的我們真是心有戚戚焉!

 

「醫生對一個人的疾病所能左右的,只有5%!!」漫畫裡醫龍如是說(醫龍16)。

如果這句話是真的,那我們行醫以來所經歷的悲歡離合,也只不過滿足了我們自己生命中渴求的一點點感動!!

 

身為一個醫療體系旗艦院的心臟外科主任,在努力建構我的科務的同時,除了要面對手術vs.心導管數量比不到1/10的景氣寒冬外,還要謹慎因應病患嚴重度不斷上升的嚴酷事實(開刀前死亡率計算值每每超過50%!!)。我用盡所學,以微創手術、葉克膜、心室輔助器等,努力讓病人都能活過最危險的48小時,最後卻要遭逢病患死於肺炎、死於心臟衰竭、死於其他身體殘缺……的種種打擊。

 

「醫生對一個人的疾病所能左右的,只有5%」,真的是嗚呼哀哉,無處話淒涼!!

 

感染控制小組說心臟外科的病患抗藥性病菌感染比例偏高,需要檢討。

他們又說,如果病患疾病太多、開完刀可能不會活很久的話不要開,免得在加護病房待太久成為感染源……我說,那直接撤走我們整個CVS團隊好了。

如果我們有走著進來的病患可開;如果我們的病患都是相對年輕、身體疾病不多的族群,那我們也非常樂意。

當一個個開刀成功的病患,發生中風、肺炎感染、心臟衰竭、呼吸衰竭、猝死、甚至在轉出加護病房前原本即有的腹主動脈瘤破裂死亡,週遭人們及我的心中不免生出一個疑問:「是不是該去拜拜了」……

但宗教老師說:根本不是我的問題,庸人自擾……

 

站在胡太太身旁,看她及家人們那種原住民面對生死的豁達,我們都有共同的體悟:「都是因為病人拖太久不肯開刀、太晚開了.....」

 

在看盡生死之後,對世情的憤懣不斷油然而生。

是誰讓病人到疾病末期才落在心臟外科手上?

是誰沒做好預防醫學的教育?

基於心臟支架長期使用的安全考量及越來越多的資料顯示,冠狀動脈阻塞狀況非常嚴重的患者進行繞道手術的效果,會比使用心臟支架來的好。但根據過去十年醫療和經濟數據,接受心臟繞道手術的人數下降了三分之一,而接受心臟支架的人數則是迅速竄升。在大多數情況下,心臟支架的偏好其實是來自於病患自己害怕、或厭惡重大手術所造成的。

 

當我們自以為力能通天、做好萬全準備、也順利完成手術、賓主盡歡的同時,老天爺卻總喜歡在此時開玩笑,提醒眾人「該祈禱了」。

當一個個家屬在面對失去家人的痛楚時,卻還是能握著我的手、感謝當初手術的成功之時,我多麼希望感謝的人換成是活著的病人自己……

 

是非成敗轉頭空,成也空,敗也空。

 

「醫生對一個人的疾病所能左右的,只有5%!!」

病人總該讓自己擁有的本錢不要少於55分吧?!否則再厲害的醫生,也改變不了既定的命運--屆時真的只能祈禱了!

 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