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,歡迎來到慕容(木容)世家!

Mon, Oct 28, 2013 0則回應 緣起

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,歡迎來到慕容(木容)世家!


謝謝學妹的安排,接受了中天新聞調查中心深度報導的訪問。

當天我依據施大的教誨,將防禦性醫療的要點闡述了一遍,深深覺得身處亂世,做為一個醫師跟做為一個病人一樣悲哀。

 

我也舉了幾個例子來現身說法,說明醫師面對醫糾的心情與行為的轉變,雖然因為剪接的關係後來節目的呈現是現今這樣。

 

我講到亞東那個胡亂興訟的計程車司機(參見都是香煙惹的禍!!)——在我們為他通完血管、並神奇地找出「柏格氏症候群」這種稀有的重大傷病病因、減免所有部份負擔之後,他竟然可以反咬我们害他被截肢?!實令人心寒至極——以至於後來對病狀相似的病患我们都需要採取防禦性醫療、讓病患經歷長時期的苦痛、確認原本就該截肢的命運而不是醫師造成!

 

如果沒有苦痛,病患不會感激醫生,煙照抽,馬照跑,腿斷找人賠。

 

我也講到那位因車禍開放性骨折、合併膝膕動脈創傷的病人;儘管當場已告知顯然沒救、我們盡力試試看、他卻仍在最後截肢後告骨科醫師時一併告我。

 

所謂的以戰止戰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(醫界同盟),在當時因為一些顧慮並沒有付諸實行。否則以今日之我,必定要讓不知好歹的患者、即便還拄著拐杖也要出庭應訊!

 

「第一賣冰,第二告醫師」;曾幾何時,醫師已成為台灣患者面對疾病死亡無助時的發洩對象?取代藐不可測的神魔供人恣意踐踏?反正醫師就是搖錢樹,不搖白不搖——我不會忘記衛生局調處時那些代表對造的民意代表:你用這樣搖樹的態度對付我們,我會在你有求於我時一切照SOP行事,也還好碰巧我們是鬼門關的最後守門員。

 

實驗性的創新療法、國內外case report裡神奇的術式,都將從台灣醫療現場裡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依法行醫,依法轉診,依法逃命;因為我們醫師病患間素昧平生,我不會再為誰拼死拼活白白被告。

 

當記者問到「被告」的心情時,我明白告訴他第一時間是”Deny”:「為什麼是我?」、「為什麼要接這個病人?」、「為什麼沒看出這個病人很『危險』?」

 

然後,跟其他醫師不同的是:我的情緒轉成憤怒而非恐懼。先不論我們付出的心力,24小時、365天On call不能關機的精神壓力跟給付不成正比;如果鄉民們想要求手術、治療都能百分之百成功,除非醫師是『神』;既然不是神,我們醫療行為的定價就必須考慮風險分攤,然而現今的健保給付卻如此桎梏、司法又如此苛求,簡直是要送所有重症醫師去死!

 

所以我憤怒!我必定會反擊!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,要讓所有摧毀我們「視病猶親」、「濟弱扶傾」核心價值的人付出代價!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