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敏盛經驗5年雜記

李紹榕 Mon, Oct 28, 2013 0則回應 緣起

敏盛經驗5年雜記


整理我的心臟外科發展史時,忽然覺得應該也來寫篇5年心得。

 

先整理這些年來的大事紀要(文中激烈的人物批評已刪除,醫界團結,從自身做起):

 

與CVS相關的歷史沿革

關於我、及我與執行長間之對話

2007-4:敏盛醫療體系與 ING 安泰人壽正式結盟合作

加入敏盛體系

2007-7-21:許潮英基金會救護車捐贈:台灣第一台ECMO專屬救護車

7月接任心臟外科主任

2007-9:李P離開

之後原亞東團隊接陸續歸建,獨留我一人苦撐

開始支援體系醫院

2008-5-2:敏盛醫院心血管醫學部成立

 

2008-8-1:納入華揚醫院

 

2008-11-3:

關於健保額度不能流用及爆量的現實,教人深感憂慮。

 

雖然院務會議中決議請爆量醫師帶病人至華陽醫院,華陽的主事者似乎並不領情(雖然他們明明做不到額度,在強敵虎視眈眈覬覦之下……)

 

我問過去開立門診及開刀的事宜,得到的答案卻是「我們缺的不是CVS醫師,而且可能會很少病人」——不知道他們的回答是實情還是出於私心?

 

說實話,在現今戰線拉得很長的同時、Exhausted的我一點都不想再延伸戰場

但是這種回應畢竟還是令人憂心

 

心血管中心、微創減肥手術、及骨科是總院目前最優的三大領域

但是卻受到健保總額緊箍咒而無法大展拳腳

 

華陽的反映我想不是單一個案

缺乏體系整體的規劃

每科平均發展的最終結果,我想會是最後大家都跑不動吧?!

 

特別把這個問題提出來,希望執行長及長官們能正視

因為忙著打仗的我們只想好好做事,不想耗費心神在鬥爭之上!

2008-12-06 20個月的心得

11月29日開了一台20個月以來最成功的主動脈剝離手術,很應該驕傲,但我卻一點都快樂不起來。手術的成功,不代表病人絕對的生還。

 

  • 一個開心手術,你可以見到麻醉科的慌亂無章--因為最熟悉的兩個麻醉護士休假去了--還好麻醉無事。
  • 一個開完的開心手術,你可以見到負責接他的加護病房小姐害怕及厭惡的神情(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…這是2008!)--因為CVS的病患最難搞,CVS的主任又管東管西,不能隨便應付--還好刀開得好,病人沒人顧也能自己活下去。
  • 然後再加上接踵而來的幾件事:
  • 明年的預算,不知能過多少……
  1. 好不容易建立的Reputation,卻面臨額度限制無法成長(還好李副、王主任及康主任努力幫我爭取)。
  2. 我們在努力建立Reputation的過程中,卻仍要常常受到一些人的破壞……我不曉得什麼時候新舊派的隔閡竟然可以大到讓這些人泯滅人性?
  3. 加護病房及開刀房同仁在我們這些光鮮亮麗、成果發表的背後,「薪水又沒比人家多」的心情正不斷醞釀不滿的情緒,隨時都會爆發。
  4. 當我不在的時候,值班的別科主治醫師也不肯幫我們安撫家屬--而我們卻都能在值班時雨露均霑地照顧所有科的病人。

有時真的覺得自己幹嘛來攪亂這池春水??

CVS也許對大家來講都太沉重了……

 

如果沒有學長一直以來的支持及賞識,我想我早就走不下去了吧!?而並非我很優秀,背後的你應該才是所有人都還在忍受CVS的主因。

 

但如果沒有我及我建立的團隊,敏盛的Core competence在哪兒??

 

所以所有人的Incentive都必須解決,否則更多的衝突將接踵而至,我也不知自己能忍受到什麼程度。

 

針對這些問題我有一些想法及解決方式正在進行,只是先讓學長了解其中緣由以繼續支持,完成我們把敏盛做大的夢。

2008-12-31

1. 武林稱雄,揮劍自宮??

我到敏盛來帶了兩個重要幹部;一個是心臟方面的Manager,另一位是血管方面的Manager。如果沒有她們兩位,我那麼多的計劃、行政程序、流程疏通不會這麼順利。但如今前者已表明要離開(理由是這家醫院是她待過福利最差者!!)、後者卻被企畫室要求轉任技術員!!真教人哭笑不得!

——他們不曉得我是多麼辛苦留下她的啊!失去這兩位,我不曉得我們能走到那兒。

 

2. 裁員、變賣可用資產??不能忘了Core competence

  • 當我努力建構CVS之時,說實話我相信是不受到祝福的:ICU護士及麻醉科嫌麻煩,其他外科CN及VS值班都無法幫忙處理CVS病人;在此情形下我沒有這麼大的Team怎麼能有現在的成績( 因為我要自給自足)?要裁我的人,我覺得直接裁掉CVS算了。學學別的醫院只是聘個CVS牌就好了,讓他徒具虛名,但心導管依舊可做。
  • CV已分裂成康主任及陳院長兩派;康主任辛苦完成JCI-DSC的歷史性任務,卻要面對額度刪減、人力縮編、EBT及MDCT被整編的殘酷事實。我跟康派脣齒相依:因為陳派眼中只有詹。當康派岌岌可危、人人自危,拼命在額度內賺最多的錢,我只能眼巴巴的吃不到任何心臟Case;再加上我也受限於額度(雖然李副非常挺我),我想我終將活不下去,只得另謀出路。

3. 大科經營的概念沒錯……

但是待夠久的人依舊在觀望:看誰要接棒,如何從中獲利。

 

我很心痛真正出類拔萃的人無法在這邊成長茁壯。

我覺得這些問題,只有學長能改變。方向,存乎一心。

 

我們應該還在爭戰四方吧?用得著回頭誅殺功臣嗎?如果這不是主上的意思,請學長可以明示軍機處等六部諸公,否則將軍都要凋零了......

2009-1-4

感謝學長的賞識及照顧;學長第一時間的解釋真是令人受寵若驚。一直以來因為您的支持,我們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做到一個程度;也因為如此,在雙和醫院尋求我們團隊轉移之時,我也不曾動搖。

 

值此關鍵時刻,不一樣的佈局愈能有機會由第二變為第一……

 

勿動心臟外科編制,真要Cost Down請砍VS員額

以編制來看,我們的規模不輸亞東,只差在朱P的招牌吸票機;因此乍看之下似乎可以縮減員額,但實則不然。因為亞東的規模是一個完整心臟外科運行的Minimal requirement,只是他們能做到Full capacity。除非我們不開心臟、不做院外ECMO轉運、不救急診ECMO-CPR的Case,否則適當的人力配置有其必要。

 

……真要Cost Down請砍VS員額:砍詹或砍我。

……在這個敏盛新舊勢力此消彼長的時刻,我不希望在應付敵對陣營的同時,我還要擔心後防空虛。希望學長支持。

如果這麼多的配套措施都給我,我仍做不到我要的成績,我會自行了斷,不勞行政部門費心

 

2009-9-4:中壢敏盛醫院開幕

2011-6中壢敏盛醫院結束

2011-9:心臟內科團隊出走聖保祿及博仁醫院

    

 

 

看來我的掙扎,遠從2008年就開始了。

 

懷抱著大展雄圖的美夢,卻在李P出走、高層人事不斷更迭、新舊派系敵對的過程中雄心逐漸消磨殆盡。

 

時常感嘆「時不我予」:當自身技藝攀上顛峰,才發現隊友、連敵人都已另投明主,同時市場風向轉變,醫病關係的惡化正烈。原本可以讓長庚如芒刺在背的綺夢幻想,也早已消失風中。

 

如果不是楊執行長、現在的楊院長一力相挺及賞識,我想我已經不知流落到哪家醫院去了。所謂的「上達天聽」,也不過如是吧?而這也是我一直很珍惜、一直不捨離開的主因。

 

一樣米養百樣人,醫師的品格的確也如光譜兩端:有極好必有極差,可悲的是似乎「差」的還真是不少(君不見每日媒體上的醫界醜聞?)。當我建言高層以CVS團隊樣板,做為招募其他各科的典範時,換來的只是冷漠以對——因為沒有辦法有其他領導人能被信任並委以重任。

 

我想這種上下間猜忌的白熱化,只是全台灣所有醫院的縮影。而醫師的不團結、不潔身自愛,也是我們未來革命的最大障礙。

 

5年了,僅次於台大醫院時代待最久的醫院,我在這裡思考著未來。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