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驚濤駭浪的一個月

Mon, Oct 28, 2013 0則回應 緣起

驚濤駭浪的一個月


 

驚濤駭浪中過完了2013年的第一個月。

 

從元旦當天由溪頭北上衝回來開的急診刀開始,忙碌地交手各類型事件與手術:從微創瓣膜手術、急性主動脈剝離、到沒有一台開法相同的冠狀動脈繞道手術;從EuroScore 0.5%到預期超過90%手術死亡率的病人,這個時代的台灣心臟外科醫師註定要在極糟的條件下求生存——為自己也為病人。”Patient-centered medicine”、「以病人為中心的醫療」,在我們臨床醫療中早已不是如同大老口中的教條而已,而是一條可以安全回家的路。

 

對一個年屆9旬的病人而言,我會與病患及家屬尋求共識:是要以疾病完全治療、但要承擔漫長術後復健過程呢?還是退而求其次改以緩和性治療、”Palliative treatment”為主?衍生出來的,便如同這個月以來各種不同開法的冠狀動脈繞道手術。但儘管手術再成功,再令人稱奇,一些病患還是可以給你吃東西嗆死、呼吸功能問題等死掉,平白增添我們的手術30天內死亡率。

——若要追求「手術30天內死亡率」的極致表現,恐怕絕大多數病患我們都得捨棄吧?這也是當歐美標準套用到台灣來時弔詭的地方。

 

很多朋友擔心我的安危,認為從事這麼危險的工作是走鋼索的危險行徑,我卻不這麼認為。完整的術前解釋,術前檢查,合適的思考時間,確定告知後得到同意,符合適應症的手術選擇,「以病人為中心的醫療」,我盡力做好台灣醫療所賦予醫師的無限上綱枷鎖;但在此敬告我的病患及家屬:我不會像台大老師般默默承受一些莫須有的指控或訴訟。當你願意成為我的病人,我竭盡所能幫助你——在醫療的有限範圍內;但當結果不如預期,你卻想將個人一生加諸身體的罪業都推給我承擔,我必定會迎頭痛擊,給你們前所未有的深切訴訟體驗。

 

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。為了自己,為了家庭,也為其他千千萬萬的病人及醫界後代,我有必要帶頭示範當代醫者應有的尊嚴。

 

 

「歷史從來不會被大雨沖走,未來總是在一場大雨之後」~小野。

 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