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從量變到質變

李紹榕 Sun, Jan 19, 2014 0則回應 雖萬千人吾往矣

從量變到質變


 

有人說      不爽不要做

有人說      五大皆空  六大皆空都是假議題

有人說      醫療崩壞?護理崩壞?我只管薪水崩壞、肚皮崩壞

 

「出的起香蕉的,只請的到猴子」

 

日益低落的醫療品質,源自於惡化的護病比、惡化的勞動條件導致離職率攀升、及所造成的不斷更迭的新進護理人員及新進醫師、藥師、醫檢、放射師、復健治療人員,以及還看不到底繼續被Cost down的醫療器材及藥品。

 

從量變到質變,最明顯可見的,是醫事人員的素質與戰鬥意志正以空前的速度崩解;正所謂「出的起香蕉的,只請的到猴子」。

 

而被要求做社會公益的民間醫院,為求生存正以各種合法、不合法的方式尋求成本的下降;管你是人力問題、耗材重消、藥品是哪家阿貓阿狗生產,只要能活得下去、活到最後,殺紅眼也在所不惜。

 

侯文詠曾說:「在健保制度藐視『專業智慧』,以及『績效支薪制度』踐踏人性尊嚴的雙重打擊下,就難怪醫師自暴自棄,出賣靈魂以名利的擁有來麻醉自己『上不著天,下不著地的不踏實感』」,看來好像在為那些賺黑心錢的醫師脫罪。不可諱言的,確實有很多人遊走在法律邊緣行醫,而抹煞我們想扭轉醫界形象的努力;但是您知道嗎?當前被病患及家屬濫用民刑法對付的,卻都是「業務過失傷害」、「業務過失致死」等真正從事急重症醫療的人,而非健保詐欺。難怪有心做事的人心灰意冷,甚至一起墮落,從熱心、灰心而走上黑心之路。

 

這個社會敵視英雄,只允許平庸跟一起等死,就像水桶裡拼命拉下同伴的毛蟹。

待過寶山和亞東兩家醫學中心,也重建過敏盛那樣區域醫院等級的心血管外科,支援過各家地區醫院的門診手術,因此我相信自己的感覺、對局勢的判斷與趨吉避凶的人類天性。

 

蔡依橙說得極好:「在許多國家演講交流後,發現自己在一個走下坡的小島;念了十多年書,進入一個被健保掐住的產業,感覺真是複雜。那不是我學術多好、能力多強能改變的。當產品與價格被全面控制,所有對品質的投資都是減損毛利,value up的路堵死,只能走cost down。該怎麼辦,我也還在想。」

 

『「別濫用抗生素」跟「別濫用健保」、「別濫用急診」本質一樣的。系統性的問題,用道德勸說沒有用、用圍堵的也沒有用。要從行為心理學去解決。

 

系統性的問題是什麼?是簡表、是給付低只能用台廠藥、是不令人信服的BA/BE、是真有需要開立(抗生素)時全部都被砍。』(針對健保局呼籲醫界不要濫用抗生素一事)

 

快逃啊!為何還不逃走?」

曾經我想躲在某家醫院專開血管手術,不要再碰開心手術。

 

曾經我也想要避走東岸,只服務善良的人們。

 

曾經我天真地以為:最安全的地方,應該是當地第二大的醫院:只要發現乾隆花瓶,一律轉診,所謂的『轟炸醫學中心』戰略。

 

但最後我選擇了回到醫學中心(還好我還是可以轉診,XDD)。

 

醫療崩壞,六大皆空的根本原因分析在於:

1.  健保支付制度

2.  三高一低的「以刑逼民」社會醫糾風氣

3.  醫護勞動人權意識之抬頭

 

大家都說:「快逃啊!為何還不逃走?」

是啊!為什麼「醫療崩壞」喊得震天響,我們卻還在原地提供醫療服務?

 

醫療崩壞的完美風暴,已經大到一觸即發的地步。只要H7N9或如同SARS般的事件爆發,相信無人能抵擋走山的可怕威力。

 

在現存大老食古不化、不變的醫德護體嘴臉與心態下,45 ± 10歲世代的覺醒,加上後進者對台灣醫療看不到前景的怯步與多元選擇,三者齊發的結果:

  • 有健保,沒醫生-->不可能,有人肯付錢就有人提供服務,即使再廉價;健保奶水就是有人會吸,以致於檢調所謂的健保詐欺案件層出不窮。
  • 有醫院,沒病床-->不會,病床像事業線,喬就有,只是看你看不看的上眼,覺得夠不夠好。看您是要這床是1:15還是1:20的護病比,大家高興就好;1:7,門都沒有。
  • 未來沒有兒科醫生-->不會,只是兒科醫生都在診所不在大醫院,大醫院沒有兒科醫生無誤。

 

那什麼是可以預見的未來?

  • 有診斷,沒治療:五花八門的先進儀器,從16切進步到640切的電腦斷層,只是讓花錢想努力找出疾病的人落入更深層的恐懼。
  • 有醫院,有醫生,病卻治不好;醫療護理品質低落,醫糾層出不窮。
  • 有醫院,有醫生,生某些病卻要排隊等候開刀、排隊看門診、排隊看急診。一樣,醫糾層出不窮。

 

面對醫療崩壞

我個人對目前台灣的醫改是悲觀的,因此主張全面武裝自己人:找好法律後援,辦好資產保全,然後依法行醫,並對所有不友善不理性病家反擊,讓社會了解法律之前人人平等,吿人者人恆告之。所有想達成的改革不拉全社會的觀眾下水,似乎不會有人理睬的。

 

回應『為什麼「醫療崩壞」喊得震天響,我們卻還在提供醫療服務?』

 --> 我們要成為令對手敬畏的stake holder。

 

在不完全訊息的動態賽局,我們正在竭力取得先行者優勢。要競爭還是合作?Compete or Collude?

醫護人員不能明著罷工,我們必須用變形的方式,結和所有賽局的參與者,改變競爭態勢。在一定條件下,達成長期隱性勾結的好處可能勝過短期割喉競爭。在重複賽局中要重視長期利益,依對手行為而採有敏感反應的動態策略是生存之道。

 

在醫病互砍的台灣社會,廉價策略正在逼使你我在任何面向走上絕路;而曙光,恐將在漫長的黑夜之後。

 

大家各自珍重吧!黎明之前,我們這些僅存的戰友們必須互相取暖提攜;黎明之後,數風流人物,還看今朝!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