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世界未末日!

李紹榕 Mon, Jan 20, 2014 0則回應 雖萬千人吾往矣

世界未末日!


 

2012/3/14貼在醫界同盟部落格的文章

被Debbie Ni要求轉貼於此以發揮效果......

謹此致歉!!

 

經過醫勞盟及眾盟友們這些日子以來的打拼,「合理健保給付、提升醫療品質、守護病人安全、拒絕血汗醫院、為台灣醫界打造一個優質的醫護工作環境」及「醫療刑責明確化、國家醫療傷害調查及補償檢討制度(非究責主義)之建立」應是大家的共識無誤。要求醫師入勞基法只是基本人權的要求,減少醫病雙輸及層出不窮的醫糾。

 

但大家有沒有想過:「甚麼是我們要的醫療願景?」有願景,才知道要改革甚麼,才不是為反對而反對。還有革命之後,當我們心中共同的魔王被打倒,最終受益者是誰?世界將變成甚麼樣子?我們都準備好了嗎?

 

當國家級醫院台大以9億整建心臟血管中心,但開刀房護理人力卻還要倚賴退休人員擔任志工、永遠招不滿人之時,我確信醫療崩壞已在眼前。

 

每個人追求改革的信念起源各有不同;我的信念,源自於行醫風險與健保給付的不成比例、醫療行為被健保「去專業化」,因此上梁山。

 

 

2010年6月11日,法國憲法委員會對anti-Perruche law(2002年 3 月 4 日)作出裁決,確認其合憲。在聽完台大施景中學長的演講之後,忽然有個「這就是合法罷工的標準做法啊!」的想法。

 

——當社會輿論對產前檢查未能檢出胎兒異常的醫療糾紛,正反兩方爭論不休之時,2007年婦產科醫學會使出殺手鐧:『一年不執行產前檢查』,終於迫使社會及政府低頭,為此醫糾畫下句點,也從此成為歐美各國立法的典範。

 

所以不逃避緊急醫療,但又能讓社會大眾感受到某部份『欠缺』的恐懼,應該是值得我們認真去思考的工具。

 

值此革命初始,卻開始面臨同志因意見相左欲潛水重作旁觀者,內心實有說不出的感傷。

 

在此呼籲聰明的醫師朋友們:

我們都是昔日的天之驕子,目前這些正在打壓我們的,除了舊日的競爭對手,還有許多是自己人;只要用對方法,大家的聰明才智必定沛然莫之能禦。

 

我們沒有要選武林盟主!所以不用鬥得你死我活。

 

我們追求心目中的公平正義,成功不必在我,繼續前行。

 

 

最後,以周杰倫的「世界未末日」與大家共勉!

 

就算是世界要崩潰

親愛的我也絕不會落淚

不放棄愛過的那種感覺

珍惜著有你記憶的一切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