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女兒的眼淚

李紹榕 Mon, Jan 20, 2014 0則回應 雖萬千人吾往矣

女兒的眼淚


第一次送女兒去幼幼班,是在她2歲7個月的時候。

看著她強忍著淚水,一轉身就走進教室,剎那間我也濕了眼眶。

 

我突然明白,自己一直以來的堅持、硬頸、不斷上攻、憂患意識,原來都源自於此,源自於女兒身上跟我一樣留著的血。

 

這樣的人生是辛苦的、累自己的,打落牙齒和血吞。

 

 

每次站在板橋家中,我都會告訴自己:「這就是我離開亞東的理由。」

 

 

那什麼是我離開敏盛的理由?

 

在給高層及團隊的Mail裡我寫著:

終於,我不再選擇繼續忍耐。

 

留在敏盛,除了成就自己的團隊,我最想做的是創新的醫療模式;因此手握重症醫學部的重兵,我可以完備急重症的防禦工事,再加上傷口治療中心、各種自費醫療、與其他醫院的合縱連橫……而這一切、似乎已成泡影。

 

所以我決定轉向,繼續往上攻堅,走最艱難的路。在談合縱連橫之時,如果back-up不夠,你就必須是上的了台面的somebody。

 

以敏盛的規模,若想突破巢臼,最大的機會應在「創新醫療模式」,而非徒勞無功地走醫學中心路線;「過去的成功不代表未來的績效」,因為早已時不我予。

 

醫療崩壞勢不可擋;而我們能做的,是去思考如何讓團隊安然度過不得不工作賺錢的經濟現實。所以我努力擴張團隊規模,希望能保護專科護理師、護理同仁、各類職等,並發展不同的院外支援模式;另外最重要的是,讓自己有個留下來的理由;現在沒有理由了,所以不得不與大家道別。我的離開,象徵著李P時代的正式結束。我不會、也希望大家不會忘記,我們曾經強大到讓人不可忽視的那個美好年代!

 

『如果在長久等待「高層的智慧」的過程中,我即將隕滅,那我不會坐以待斃。』亞東留言本上的宣言歷歷在目。醫療崩壞,醫病關係惡化;防禦性醫療的盛行,讓我們在「對付」病人及家屬之外,也要對付同僚、對付病歷、對付評鑑。任誰都看得出來,這樣的工作是令人沮喪的、令人氣餒的,所以我選擇在最高峰時下山,重新沉潛思考。因為,我們不再為誰拼命,從此也不再有人能領會我們的厲害;取而代之的將是「風險這麼低的病人都不開」、「甚麼病人都照會」、「常常讓病人轉院」……諸如此類的負評。

 

就如同好友柯紹華所講的:

 

「謝謝終於吃人夠夠踩過我紅線的人們,謝謝你們終於提醒我,安逸的圈養已經夠了,真正的狼終究還是狼,豢養得再久也不會變成舔人腳趾的哈巴狗。如果期待的狼群首領不再,那麼狂風暴雨的山林原野才是令人愉悅的歸屬。」

 

轉身,沉潛,醫療崩壞,再戰江湖!

 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