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生死契闊

李紹榕 Mon, Jan 20, 2014 0則回應 同一笑 到頭萬事俱空

生死契闊


上星期二預計要開班特氏手術+主動脈弓置換手術的80歲病患,在被叫起來吃最後的早餐後長眠不起。這是家屬本週送來的花。

 

當時我正在進行B型主動脈剝離性動脈瘤破裂的急診手術。歷經兩台排定的冠狀動脈繞道手術之後,半夜的第三台刀、40歳的年輕病患,著實耗盡了我所有的精力與熱情。

 

說實話,聽到第四台刀病患過逝的消息,沒有哀傷,只有可惜、和如釋重負說不出的感慨。

 

如釋重負!

 

那是幾天前就該開掉的A型急性主動脈剝離。但在面對高手術死亡率,高併發症發生率情形下,高齡的病患及家屬最後選擇了保守性療法想追尋善終;只是在過完剛發病風險最高的48小時後,病患已經不吐了、剩下有點頭暈、也並沒有死亡發生,但是追蹤的電腦斷層可以見到升主動脈的剝離層並未長出血栓凝固,所以病患還是不能隨便亂動、隨便用力大小便、不能自在生活,也因此我們才終於能說服家屬及病患同意手術。

 

而一切就這樣結束了;在眾人的驚詑、惋惜、和我終於能休息了的如釋重負輕鬆愉快之中。

 

換個角度想,這樣的結局,成全了病患善終的意願,成全了家屬不用再抉擇的兩難,也成全了一個過勞外科醫師想休息的卑微願望。

 

謝謝妳的成全

成全了我的瀟灑與冒險

成全了妳的的碧海藍天

 

那兩天的過勞,我足足花了一個禮拜才恢復元氣:因為日常工作不能停,刀照開、門診照看、只是馬兒跑不動、舞跳不起來。

 

當本週又遇到35歳的竹科工程師、急性主動脈剝離病患從新竹國泰転來,我們在困頓、身體的疲累、精神的狂熱中,終於完成我對此種手術至今最完整的一次演繹。

 

於是我再次被提醒:在達到巔峰的路上,除了掉過的涙、流過的汗、多少個不能眠的夜,還有最重要的眾多肉身菩薩用鮮血教會我們的一切。

 

只是在這醫療崩壞時代,在眾家醫院對這類手術避之唯恐不及、紛紛推轉給我們的時候,我還是無法抹去「要不要也逃走」那揮之不去的念頭。(話說那天開工程師開到一半,居然院外又有人要轉下一台主動脈剝離來,真是OOXX@¥%#...)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