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我怎麼那麼傻,要做這行??

李紹榕 Mon, Jan 20, 2014 0則回應 醫療崩壞

我怎麼那麼傻,要做這行??


2012年1月1日 0:02

「我怎麼那麼傻,要做(毛豆)這行」坐在田埂旁,他祈求天不要那麼快亮。

~台灣九號毛豆,耕作種糧大戶的真實告白;當時他因為工作借貸每天為籌錢所苦。

 

看到這段,我的眼淚不禁掉了下來。

不管是務農或從事醫療,各行各業都有其入門知識及箇中苦楚,不足為外人道矣。

 

「農夫播下種子後,總是會再重踩兩腳,能從隙縫裏冒出頭的,才會骨幹粗壯結實纍纍,是一種逆境管理的田間智慧。」台灣醫界何嘗不是?

 

1250期商業週刊P. 154中,談到群戰四大迷失,中華文心蘭產銷發展協會秘書長曾明進說:

花農想:「也沒多壞,那我跟你參加合作幹嘛?」

——有時候我會有一種想法,就讓它一敗塗地,真的很慘的時候再來救。

至於危機一定是合作的必要條件嗎?

巨大劉金標董事長:「當然,危機產生的壓力,會逼得你不得不合作,如果經營環境很優渥,為什麼要合作?」

「讓未來決定現在」

合作本來就是「綁手綁腳」,你要花很多心血,所以回過頭來,圖的是什麼,要把它先明確下來,再考慮人性、現實環境、產業特性,有沒有合作的可能(劉金標,不是現在決定未來^^)。

 

現今的我們不也每天在想:就讓台灣醫療一敗塗地,真的很慘的時候再砍掉重練?

 

我也常在想,醫師醫術的好壞就像光譜,有極好也有極差。

醫德的好壞,一樣有其光譜。

當胡亂興訟,在台灣變成常態;豈是每個被告的醫師在醫術與醫德上都是屬於光譜上最低的一羣?都是活該被告?

 

I have a dream!

 

我要成立一個聯盟:這個聯盟接受捐款,但不依賴捐款。它必須是一個能財務自給自足的組織。

1. 這個聯盟,要能給予所有參加者法律上的保障,不管是被告還是告人。

2. 這個聯盟能代表會員,與保險公司洽談醫事責任險及退休規劃保險的最佳設計。

3. 這個聯盟,能代表醫界與政府或各團體週旋,而不再每次都由醫院資方出面。

4. 這個聯盟,要有實質能力動員黑白兩道圍事??

5. …………

 

所以,醫界同盟就這樣開始了。

繼續我們的革命之路,危機一定是合作的必要條件!!

 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