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那天,我們站在Thumper旁遙想當年

李紹榕 Mon, Jan 20, 2014 0則回應 醫療崩壞

那天,我們站在Thumper旁遙想當年


中午,臨要走出醫院去用餐前,突然接到急診劉醫師的電話。

 

「主任,40歲OHCA(到院前心跳停止),可能會用到葉克膜。」

 

「可是我們的機器用完了,病人又還沒死…」我說。

所以,只好看著辦了。

 

過一會兒,信步走到急診重症區,看到Thumper 下的病人,幾次試著關掉胸部按壓,心電圖仍是一直線。用低階的超音波簡單掃了一下,沒有心包膜積液,心臟紋風不動,主動脈似乎有內膜剝離。

 

「看來可能是主動脈剝離造成右冠狀動脈阻塞所造成的OHCA。」我嘆息著。

 

想當年,OHCA的病人,沒葉克膜我們也會一路CPR到開刀房,用心臟手術用的體外循環機來代替葉克膜;而實際上也救了幾個人。

 

想當年,心包膜填塞的急性主動脈剝離病患,我們會在急診開胸,解除填塞的立即生命危險。

 

想當年,我還曾經在ECMO體外循環的支持下,在急診鋸胸,直接夾住主動脈破裂出血處,再送入開刀房進行緊急手術。

 

而今天,這些行為,豈不坐實了「傷害病人」、「外科醫師的冒險」等罪名?

 

所以,還是用Thumper送你一程吧!40歳的年輕病患

 

 

~那天,站在Thumper旁遙想當年。

 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