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「這不是醫療崩壞,什麼是醫療崩壞?」(二)

Mon, Jan 20, 2014 0則回應 醫療崩壞

「這不是醫療崩壞,什麼是醫療崩壞?」(二)


星期四晚上十點,在忙了一天門診、開M&M、手術、EMBA同學聚餐之後,還有六台手術在等著我。

「李醫師,我們先把外院拜託,呼吸治療中心的病人先開掉好嗎?」護理長問。

「當然可以囉。插個洗腎導管而已。」我爽快地回答。

那是一個八十多歲的老婆婆,有著氣切管、去大腦強直的肢體、以及僵硬的脖子、肩膀。

「這不是人球,什麼才是人球?」我心裡輕輕嘆息。

病房的護士交班完,丟下一句:「她家屬來了很多人,好像很她(很關心她)。」

「真的care,就不應該讓病人無意識地活著、無意識地繼續接受著治療。」一樣,這是我心裏的滴咕,並沒有說出口。

看了看病人,我決定把洗腎導管插在左邊腹股溝的股靜脈,並且很快地做完手術,送走病人。

在做接下來的手術時,病房護士打電話下來:「她有一些家屬不能諒解,說外院腎臟科醫師答應她們會把管子插在脖子上。」

「請轉告他們:這麼危險的病人,放在股靜脈是不得已的選擇,不是腎臟科醫師說了算--不然請他自已插就好了。我會插標準位置,但因為妳們不是我的誰,所以我不會為你冒險。」我嚴厲地回答。

找得到人開刀已經偷笑了,還想要醫師替你冒險?你真以為這是消費市場買方的世界?傻了你。

 

 

給年輕世代的你

回到醫學中心,開始重新接觸教學、帶學生?有大四生、大五&大六的clerks,以及Intern。學生時代的天真無邪、無憂無慮,實習以後兢兢業業深怕出錯,從沒想過「過勞」議題的種種回憶,總會在不經意間浮現腦海。

當醫官的風險、當PGY、當住院醫師的風險:你從來不曾意會:原來「醫師執照」、「專科醫師認證」等一直以來大家共同追求的桂冠榮耀,有一天,可能是讓你深陷囹圄的關鍵之鑰。

所以我會在教學中參入行醫該具備的防禦思考。

所以我想提出check list、Algorithm 來幫助年輕人。

地球很危險?快逃?沒錯!如果你能。

如果不能逃,要記住,唯有活著才能見到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