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圍城

李紹榕 Mon, Jan 20, 2014 0則回應 醫療崩壞

圍城


自從學弟去了馬祖協防急診,我開始被困於天龍國。我不能回老家,不能去台中探望久病的岳父、所有超過合理急照會時間內作戰半徑範圍外的地方都不能去。

 

可能你會說:「是啊!這就是醫療崩壞;但這是你家的事。」

但在我顧好自家的事時,犧牲的可是你們的命。

 

我開始拒絕過勞當下出現的病患:主動脈剝離à 轉院。

 

到院前心跳停止à 請醫師放棄、請家屬放棄,葉克膜並非法定標準治療。

 

創傷、多科照會?à 很抱歉、心臟外科出不了人參與會診,請自行決定要不要收下。

 

醫院堡壘的城牆正在一塊一塊地剝落;但在被攻破之前,牆腳下堆積的屍體可能築成另一道牆了吧?!

 

你說,醫院要是沒有辦法提供足夠人力、足夠設備來維持服務,跟黑心企業有什麼兩樣?

 

是啊!就像全聯董事長所言:「大家都要生活,請給企業一條生路。」——為了平民百姓的生路,就得犧牲醫護人員的生路?謝謝衛福部長官的指教,我們心領了。

 

兒科的黑心商品

秉鴻的形容極為貼切,貼切地悲涼:

 

「兒科醫師不足,所以用專科護理師處理一般兒科病房,把急診兒科業務放掉給大人急診醫師,兒科醫師自己去守PICU(兒童加護病房)跟NICU(新生兒加護病房)。並應付偶而被急診科醫師call的特殊案例——這不是兒科黑心商品,甚麼是黑心商品?」

 

冷冽北風呼嘯吹襲台灣的醫療

From Hitachi Chi

 

「醫護人員擋在了民眾前面,正面承受了這場風雪,民眾無感,相信政府說的『健保是寶』……聽到頂在風口的醫護人員說天氣冷,只會說『頂不住就讓開,還多的是人想站那個位置』

 

於是四大科頂不住了,不是快快逃離,就是穿上了『防衛醫療』的大衣(Hitachi Chi的臉書上有20件,歡迎大家自由無料取用)

 

台灣的官員見狀,就拿了『紙糊的假太陽』出來晃兩下,然後,卻更加大了風勢……引發了新的暴風雪……

 

我說醫療界的伙伴們啊……這種寒冷不讓民眾也嚐嚐,他們只會躲在背後說風涼話。」

 

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知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灼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見!

 

台灣醫療,已成了人人想逃的圍城,卻少有人想進來的圍城。

 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