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遍地腥羶,滿街狼犬,稱心快意,幾家能夠?

李紹榕 Tue, Jan 21, 2014 0則回應 革命

遍地腥羶,滿街狼犬,稱心快意,幾家能夠?


3/18與國棟前輩及方醫師網聚後,深覺有許多事情在此時必先釐清;為自己,也為同志。

 

為什麼需要改革?

理由無庸贅述,族繁不及備載。

 

林覺民說得好:「第以今日時勢觀之,天災可以死,盜賊可以死,瓜分之日可以死,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……無時無地不可以死,到那時使吾眼睜睜看汝死,或使汝眼睜睜看我死,吾能之乎?抑汝能之乎?……今日吾與汝幸雙健,天下之人,不當死而死,與不願離而離者,不可數計;鍾情如我輩者,能忍之乎?」

 

貼上最近爆紅而發人深省的一段話:美國波士頓的新英格蘭納粹大屠殺紀念碑(New England Holocaust Memorial)上一段引自二次大戰時德國新教牧師馬丁.尼莫拉(Martin Niemoller)的警語:

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,

and I didn'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't a Communist.

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

and I didn'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't a Jew.

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,

and I didn'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't a trade unionist.

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

and I didn'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.

Then They Came for me

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.

First They Came

Martin Niemoller(1892-1984)

翻譯:

當起初他們(德國納粹黨)搜捕共產黨員時,

我噤聲不語;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。

後來,他們囚禁社會民主主義者(左派份子)時,

我沈默依舊;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。

後來,他們搜捕工會份子時,

我沒有說話;因為我不是工會份子。

然後,他們搜捕猶太人時,

我仍舊不語;因為我不是猶太人。

最後,當他們來抓我時,

已經沒有人可以為我仗義直言了。

 

遍地腥羶,滿街狼犬,稱心快意,幾家能夠?

 

甚麼人應該參與改革

方醫師說:「我沒有薪資上的任何不滿;但看到週遭護理同仁的疲累,仇醫氣氛的瀰漫,總覺得應該要出來做些甚麼……如果現今局勢如此都不能撼動當局,那要等到甚麼時候?」

 

醫師裏有代表資方的,也有受僱階級;有醫院醫師,也有兩萬開業醫。純以醫療正義為名,當然所有人都必須參與。覆巢之下無完卵,以現今惡質媒體及病家的自以為是作風,無論四大科、醫美、牙科、另類醫療、中醫、資方、勞方,均不可能倖免於難;因此我們必須重新取得最終價格制定權,轉移醫療風險。

 

不斷革命論vs.革命發展階段論

國棟前輩講得好:「應該先清點大家手上資源,先看能做到甚麼事,而非想要做甚麼事」,否則在理想與現實間擺盪,oscillation過程中的多次打擊終將消磨團隊志氣。

 

他指出:「如果護理工會起源於SARS時期,從構思到現今終於到達成立之際,也花了近10年功夫;由此看來醫師工會要真正運作恐怕也是15~20年的事了。」

 

我們都同意革命不是一蹴可幾的,辛亥革命也不是同盟會革命黨人從南打到北所成就的。也許工會的成立要花很多心血,但我與方醫師都堅信,社群網戰的運作模式是有可能創出原本完全不可能發生的有利情勢。

 

交流站的4千700多個讚中,真正有在參與的,恐怕只有200~300人吧?

按「讚」的確比嘴上承諾容易多了,作用可能只等同於「閱」,當然也很容易隨風而逝。因此有組織的行為才能逐步凝聚大家的共同訴求與參與度。(上次看一篇文章指出,FB的群聚效應像القاعدة‎蓋達組織,各成員會利用傳真、移動電話、網際網路,協調其在世界各地的支持者;一般對外發放新聞訊息,也是用網際網路或錄影片段形式公布。但真正有組織的活動,還是要仰賴在阿富汗所擁有的十多個基地,專門訓練成員使用武器、通訊設備和動員組織。)

 

所以如何讓實體組織成形變得很重要;初期FB上離散性組織及百花齊放的討論也有其必要。

 

我們的訴求

依據Empire Ramesses II醫師的整理,加上個人意見,「合理健保給付、提升醫療品質、守護病人安全、為台灣醫界打造一個優質的醫護工作環境、及醫療刑責明確化」應是大家的共識。建議的主軸包括 :

1. 醫療刑責明確化

 

2. 醫療傷害賠償採行『藥害救濟』或『輸血救濟』式的途徑——現正由婦產科的生育傷害補償計畫試行中,應設法加緊腳步要求貫徹全面化的醫療傷害補償,方符合社會正義及風險分攤,不能讓醫師單獨負擔人類對疾病及死亡的恐懼。

 

3. 公醫與私醫的比例分配:讓醫療保險回歸自由經濟體制,全民健保保障弱勢族群。

 

4. 護病比法制化——縮減護理人員的工作時數及工作量,併調升合理薪資,健保也必須調高護理給付。另應放寬護理執業績學分之規定,不要強求護理人員休假時還要花錢花時間去上沒有意義的課程,改由網路考試積分。

 

5. 杜絕對醫護人員的暴力傷害——應立法改為公訴罪,以妨礙公務及傷害罪併加重刑度嚴懲,並須提高對受害醫護人員之賠償(包含精神傷害及肉體傷害改為巨額求償),才能有效遏止對醫護的暴力。主管衛生機關也應出面對知法犯法病患及病家課以行政罰鍰。

 

6. 在醫療傷害國賠未實施之前,應請健保在急重症及高風險之科別加入醫療傷害風險之給付。

 

7. 醫師也應受勞基法之保障,不得過量超時工作,以維護病人就醫品質及安全。醫師責任工時法制化,修法規定勞動條件,逼有能力的醫院經營者資方出來與政府談判。

 

8. 合理健保審查,或廢除此一勞保時代舊制度。

 

9. 成立實體組織及專款帳戶:錢不是萬能,沒錢萬萬不能。一個組織的宗旨要清楚、正當而且打動人心,才能召募並且激勵成員不斷地投入、前進,不達目的誓不罷休。

 

10. 檢討各類評鑑制度,評鑑與醫療給付脫鉤,回歸市場機制。

 

危機嚇不倒人,也控制不了人,只有恐懼才會束縛你的手腳(by Zara創辦人奧爾特加,Amancio Ortega Gaona)

 

施肇榮大大曾說:「要成立醫師公會前,要向工運的孫友聯、滕盟主取經;不會製造議題、談判、抗爭的工會有用嗎 ?」

 

台灣的醫生是升學制度下的佼佼者,都太聰明、太潔身自愛了,死道友不死貧道,大家都在看誰要去幫貓掛鈴噹。

 

「如果戰端一開,就是地無分南北,人無分老少,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,皆應抱定犧牲之決心!」——蔣介石某些話還講得蠻有道理的。

 

大家都知道,活動要成功,不在人多,而在於凝聚的力量與使命必達的決心。

 

全民健保是社會福利還是社會保險

台灣的健保問題,在於政客(為了選票)不敢要求全民買單,不敢要求有能力者(例如財團們)買單,卻硬要醫療從業人員獨自擔下這個沈重的負擔;而大家欽羨的美國是個人主義至上、強調自由市場的機制的國家,但卻也衍生出相當多的問題。

 

美國的情況是政府財團與醫療產業壓榨弱勢族群,台灣的情況卻是政府與人民聯合壓榨醫療產業。醫療產業的老闆知道最需要顧到的是醫師的權益,以免流失最重要的生財工具;所以其中的護理人員與其他工作人員受壓迫最深。因此護理人員的抗爭最有正當性,而最好的策略就是立法保障其工作條件,把壓力轉回給醫院,財團醫院才會運用政商力量出面與健保局談判。

 

護理人力的法律是「醫療機構設置條例」, 其中只有定"護床比", 不管實際照顧人力。美國加州法律規定"護病比",規定三班都1:4;台灣醫院說不用修法,用評鑑來規定即可,結果就只有評鑑時符合規定。 當初曾在立法院考慮修法,結果醫院協會施壓反對。醫師的壓力團體絕對比護理人強。其實反對者才真是違背醫學倫理,沒有共善社會,哪有醫療正義?被當權者搞到陷入人吃人、醫院吃醫院的景況,造成醫病、專業團體間的嫌隙。我們應把醫師團體的利益暫時放下,先改善受害最深的護理人員與其他勞動團體的工作環境,是目前可以實際去推動落實的事。醫界不能再靠毀滅別的次級團體來謀求生存,必須靠突破框架來爭取更高層級的共榮共存。

 

但即使我們竭盡所能,向大眾訴求健保如何戕害醫療專業與品質,民眾並不會了解,我們理想中的醫療程序與就醫經驗,到底是什麼?我們的願景到底長什麼樣子?所以,我們必須要教育民眾:為了自身的健康利益、減少親屬傷亡的傷痛來要求政客,他們才會為了選票的利益去修法。

 

“教育”的方式包括:

1.      防禦性醫療

2.      被癱瘓的急診及醫學中心

3.      曠日廢時的醫療糾紛訴訟(先讓醫師們都全副武裝做好準備,讓病家無利可圖)

4.      仇醫團體、人員、不友善法界及公衛人士Po網公告全台

 

沒有漫天烽火、沒有群眾基礎、就不可能一步到位直接成功。

 

要修哪些法?

1.  保障醫療產業勞動人權:Libby Zion Law,……etc.

2.  《好撒馬利亞人法》(Good Samaritan law)

3.  醫護人員的暴力傷害立法改為公訴罪

4.  要求參加健保的醫院公開財報

5.  保障健保點值,不要再包山包海,明確規定各項給付條件,有明顯違背才可以核刪, 並要求審查醫師具名審查。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