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八百萬的一堂課

李紹榕 Tue, Jan 21, 2014 0則回應 革命

八百萬的一堂課


 

「你的手術風險超過20%,是一般人的7倍以上,主要原因來自於洗腎、抽煙、週邊動脈阻塞」、「無論如何請通知你的兒子來聽解釋,他們沒來我不開;這件事不是你我說了算……因為真的出事會找我麻煩的是他們,不是你。」

「而一般人最搞不清楚的,是以我們醫生的經濟能力,你敢亂告我,我們必定可以告到你雞犬不寧」、「請想清楚,就算風險是百分之一,也有可能在今天發生。而發生的原因,可能是你前面半輩子所累積的業,一切將在今天獲得審判。醫生我只是受神所支配的工具,憑什麼一切都要醫生負責?」

我張牙舞爪地做著術前解釋,不管這些話有多冷酷、多重的寒意。「願者上鉤」,不要再說「人好好地進來,怎麼會躺著出去?」這種鬼話。

 

但還有我沒說的。

 

我沒說:「所有我們風險說超過30%的人都做古了」。

我沒說:「一直以來,我都是最認真負責、最仁民愛物、技術高超的醫師」

我沒說這一切的扭曲破壞,起源於那一堂八百萬的課。

 

後記

這個病人順利出院之後,卻再也沒有回診、沒去洗腎,請院方聯繫以防發生不測也都徒勞無功,然後就沒了消息。

 

我不願把每個病人都當成壞人。

 

但我不敢不去想的是:在這個經濟及社會崩壞的時代,一個風險超高的病人之所以願意接受手術,所圖的會不會是幫家庭找張飯票?而當「希望」落空,又不能自殺以免保險不賠,所以只能用不吃藥、不洗腎、不看病的方式來獲取生命最後的價值?

 

我的想法實在太邪惡了;願他安息!

 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