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不信東風喚不回

Wed, Jan 22, 2014 0則回應 革命

不信東風喚不回


 

美國波士頓的新英格蘭納粹大屠殺紀念碑(New England Holocaust Memorial)警語新解

Martin Niemoller (1892-1984)

二次大戰時德國新教牧師馬丁.尼莫拉

台灣醫界

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, and I didn'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't a Communist.

當起初他們(德國納粹黨)搜捕共產黨員時,我噤聲不語;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。

當起初他們血汗護理人員時,我噤聲不語;因為我不是護理人員。

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, and I didn'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't a Jew.

然後,他們搜捕猶太人時,我仍舊不語;因為我不是猶太人。

然後,他們血汗實習醫師、住院醫師時,我仍舊不語;因為我已是主治醫師。

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, and I didn'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't a trade unionist.

後來,他們搜捕工會份子時,我沒有說話;因為我不是工會份子。

後來,他們血汗醫院受僱主治醫師時,我沒有說話;因為我是開業醫師。

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, and I didn'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.

後來,他們搜捕天主教徒時,我沈默依舊;因為我是新教徒。

後來,他們血汗開業醫時,我沈默依舊;因為我在醫美診所。

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.

最後,當他們來抓我時,

已經沒有人可以為我仗義直言了。

最後,當他們來逼我流血流汗時,已經沒有人可以為我仗義執言了。

 

今天是醫界同盟粉絲專業成立6個月的紀念日,欣逢護師節,奉另一位版主之命一定要生篇文章。

 

二次大戰時德國新教牧師馬丁.尼莫拉的警語,拜FB之賜在當世爆紅,也帶給了我們新的啟示。

 

這半年來,醫護人權運動以及醫療正義改革風起雲湧,到如今,卻仍是觀望者眾,參與者有限。

 

說正格的,「加入勞基法」並非我們的最終目的;而是項莊舞劍,意在沛公,明眼人都知道我們在攻健保制度。

 

「健保很好啊!」、「全民滿意度世界第2的健保有什麼不好?」──相信這是社會大眾的疑問。「死道友不死貧道」、「多年媳婦熬成婆」、「趕快賺完退休」更是眾多醫護高層以及中小型醫院資方在心裡的盤算。

 

如果這樣一個無法永續、不能革新、署長說了算的健保制度,真的是一個好制度,那施振榮、趙少康、陳文茜、以及我們這些前仆後繼不斷奔走疾呼的人,難道真的都是傻子嗎?你相信再過個5年、10年、你真的退休後,你能不生病、活到最後?

 

也許我們真是傻子!一群我自橫刀向天笑的傻子!

 

文末整理辛亥革命的大事記給大家看;這裡面給我的啟示如下:

1.     從興中會到武昌起義成功,花了17年。

2.     多次武裝革命真的像跳梁小丑!

3.     成功重點在「辦報」、「推廣革命民主思潮」、「合眾連橫」與「滲透新軍」

 

所以我們創了「醫界同盟」、「醫勞盟」等醫療專頁,與「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(醫勞小組)」、「全聯會」法律智庫、「醫聲論壇」、各護理團體並肩作戰,並與「醫改會」在某些議題上合作,不斷宣揚改革的思潮。目前初步成果已現,我們必須進一步推出我們的實業計劃──「什麼才是我們心目中理想的健保制度」,才可能真正主導社會人心向背。

 

醫界的新軍,能逃的都逃了;進場的,不管自願或被誤導,我相信這些人將是我們未來的曙光,因為”Nothing to lose!”,從前行醫的美好年代已經一去而不復返;所以不信東風唤不回,新一代的社會菁英必將同意吾等今日之努力,讓那些死守既得利益的高層被葬入歷史灰燼當中!!

 

辛亥革命-革命大事記

時間

事件

1894年11月

孫中山在美國檀香山創立革命團體“興中會”,以“驅除韃虜、恢復中華、創立合眾政府”為宗旨。

1895年2月

孫中山、楊衢雲等在香港成立興中會總機關,並在廣州發展和建立革命秘密機關。

1895年3月

孫中山等人決定發動“重九”廣州起義。

1895年10月

孫中山等人領導的廣州起義事洩,黨人陸皓東、會檔首領朱貴全等被捕犧牲,孫中山流亡日本。

1896年6月

孫中山在美國舊金山等地宣傳革命,並創立舊金山興中會分會。

1897年8月

孫中山在日本橫濱宣傳革命,並結識日本志士宮崎寅藏、平山周等。

1898年3月

譚嗣同、唐才常在長沙創辦《湘報》宣傳維新變法。

1898年4月

康有為等在北京發動成立“保國會”。

1898年6月

光緒下詔“明定國是”,宣布變法維新,戊戌變法開始。

1898年9月

慈禧太后發動政變,幽禁光緒,戊戌變法失敗。譚嗣同、林旭、劉光第、楊深秀、康廣仁、楊銳六君子被殺。

1898年春

孫中山在日本籌劃武裝起義,並派黨人趕赴湘、鄂運動會黨。

1899年11月

興中會楊衢雲、少白等人在香港與湘、鄂、粵、閩等地哥老會、三合會首領商議,組成“興漢會”,準備在廣東和長江流域發動武裝起義,舉孫中山為總會長。

1900年1月

興中會在香港創辦《中國日報》和《中國旬報》宣傳革命。

1900年7月

孫中山在香港召開緊急會議,佈置惠州起義。

1900年8月

唐才常、林圭、傅慈祥等在漢口發動自力軍起義失敗。

1900年9月

孫中山抵台灣,並建立惠州起義指揮中心。

1900年10月

鄭士良率會黨六百餘人在惠州三洲田起義,並攻克沙灣、崩崗墟、三多祝等地。因情況發生變化,不久退往香港。同月,黨人史堅如為策應惠州起義,在廣州謀炸兩廣總督德壽,事敗遇難。

1902年

湖北地區資產階級革命運動先驅者吳祿禎,從日本留學回到武昌,在新軍中進行革命宣傳。

1903年1月

湖北留日學生劉成禺、李書城等在東京創辦《湖北學生界》,宣傳反清革命。1903年湖北留日學生張繼煦、李書城等撰寫致國內同學書,鼓吹革命,極大地振奮了湖北學生界。

1904年6月

呂大森、胡瑛、曹亞伯等在武昌發起成立湖北第一個革命小團體“科學補習所”。它以“革命排滿”為宗旨,機關設於多寶寺街,後遷至魏家巷1號。

1904年10月

科學補習所因準備響應長沙華興會起義,事洩被封閉。

1905年8月

中國同盟會在日本東京成立。

1906年2月

劉靜庵、曹亞伯組織革命團體日知會,劉靜庵擔任總幹事。該會以美國聖公會所設閱報室日知會得名,吸收新軍及學生參加。

1906年4月

同盟會湖北分會在武昌成立,余誠任會長。

1906年9月1日

清政府發布《預備仿行憲政》上諭。

1906年12月

萍(鄉)、瀏(陽)、醴(陵)起義爆發後,胡瑛、朱子龍、梁鍾漢受孫中山派遣到武昌,與張難先、季雨霖、劉靜庵等在漢陽伯牙台舉行會議,準備響應。

1907年1月13日

湖廣總督張之洞派軍警包圍搜查日知會,胡瑛、朱子龍、梁鍾漢、劉靜庵、張難先、吳貢三、李亞東等九人先後被捕,此即震動一時之“日之會案”。

1907年8月

張百祥、焦達峰等在日本東京發起成立共進會。

1907年10月

清政府命令各省籌設諮議局。

1908年6月

清政府頒佈各省諮議局章程及議員選局章程。

1908年7月26日

由原日知會會員任重遠、鐘畸等在武昌發起組織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