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文章My Article

給等最久的人

Sun, Jan 12, 2014 0則回應 革命

給等最久的人


 等最久的人,從前一直以為是所謂的「大老」;我們苦苦等待、願意出面帶領改革的大老。

慢慢的,開始發現:等最久的可能只是相距不多屆的學長、甚至是「同學」。

「我現在人生的目標,只想將兩個孩子順利養大。」

我也想啊!所以更要做、更要積極參與;這個社會「毀家滅身」的風險對醫生而言從來不曾稍減。

有網友說,我們的文章搞錯寫作對象--並沒有。狗吠火車本來就是吠給其他狗聽的。

所以我在FB上不停地接受「真人」的交友邀請;在每次對內、對外演講中藉機闡明健保的弔詭與必敗之理。

「不知道健保在想什麼;總之能進健保給付就進,對病人、醫師都好;減少收取自費醫材下醫病双方的stress。」--這是學會的想法。而衛生署、健保局,今天誰吵得大聲就宣稱畫多少額外的餅給誰,而實質總額大餅不曾改變。這正是所謂的二桃殺三士或朝三暮四的道理,而聰明的醫生會不知道??

所以我們都在撐,撐那個可以活最久的人、撐是那個最後存活的人。

王宗倫理事長說:「我想世界上最恐怖的事,就是資淺者極度恐懼,資深者完全無感! ==*」

現今參加任何一場醫學會,主講者總會不經意地透露對醫療糾紛及醫病關係緊張的憂慮;但是總有各種理由並不是全部的人都肯參與改革。在FB上Po了主動脈剝離急診刀的訊息,然後居然有住院醫師、實習醫師主動來參與手術;但是,他們因為心裡的恐懼未來並不會加入外科行列。這是多麼令人感傷的事啊!我心疼年輕一代的徬徨!

於911醫勞盟成立前夕為文,祝福我們的努力可以是一個campaign、一個運動,而不只是個event、一個事件。

--給等最久的人,你!

 

留下迴響

* 姓名
* Email
* 標題
* 留言
* 驗證碼 <更換圖片>
  

回應

  • 暫無回應 ... ...